抗疫100天,專家感悟什么叫中國 八位支援黑龍江綏芬河口岸抗疫專家訪談錄
時間: 2020-05-14 08:47:05 來源: 黑龍江日報

  七位支援黑龍江專家完成救治任務,牡丹江市委市政府向專家獻花。

  

  

  5月12日,綏芬河口岸境外輸入病例清零。這一天,對在我省參與救治工作的8位“國家隊”專家來說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這8位專家分別是管向東、李六億、康焰、趙建平、楊毅、馬曉春、楊汀、于凱江,來自重癥、呼吸、感控等領域。其中管向東、康焰,是被網民稱為武漢“重癥八仙”中的兩位。一個多月前,第一例境外輸入病例進入綏芬河后,8位專家一頭扎到綏芬河、牡丹江。至5月12日,綏芬河口岸“清零”,曾轉戰武漢的管向東、康焰、趙建平、李六億等專家已經在抗疫一線連續戰斗100多天。

  3月末、4月初,專家們先后抵達牡丹江、綏芬河時,當地還是漫天大雪;到了5月12日,牡丹江、綏芬河已春暖花開。談起戰疫感受,專家們接受本報采訪時紛紛表示,他們深刻感受到,有一種無所不在的力量在托舉患者的生命,有一種無所不在的精神在激勵和鼓舞患者的治療。 

  管向東:從人等床到床等人

  專家簡介:中華醫學會重癥醫學分會主任委員,指導參與武漢救治工作的“重癥八仙”之一,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支援武漢救治67天后,4月11日到達綏芬河。

  管向東:今年1月武漢出現疫情,作為中華醫學會重癥醫學分會主委,我發出倡議,重癥醫學科醫護人員到武漢去支援。令人感動的是,1.9萬名醫護人員從全國各地迅速集結到了武漢。2月2日,我就到了武漢參與重癥的救治工作,在武漢的病房里,親歷救治局面的變化,讓我感觸很深。為讓更多的患者得到救治,1月下旬國家決定復制北京小湯山醫院模式,10天建成雷神山和火神山兩座醫院。2月中旬開始,國務院指導組作出在武漢建立方艙醫院的決定后,先后建了16個方艙醫院,增加了13000張救治床位。這些決策實施后,救治逐漸從人等床變成了床等人。

  類似這樣的決策還有很多,每到關鍵節點,國家的決策都非常及時,并快速實施,這是改變救治局面的決定性力量。在牡丹江同樣如此,國家及黑龍江省調集各種有效醫療資源,從根本上提升了當地的救治能力。

  趙建平:只有中國具備這樣的優勢,快速大量調集醫療資源

  專家簡介:湖北省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趙建平是此次疫情中最早開始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一批醫生之一,不僅在本院一線救治,還指導湖北省新冠肺炎救治。

  趙建平:我是來自武漢的一名重癥醫學科主任,黑龍江曾選派1500多名醫護支援湖北,這次黑龍江有需要,我一定要來支援黑龍江。同濟醫院完成新冠肺炎救治后多余的醫療物資,也調集到了牡丹江。

  湖北抗疫,全國各地4.2萬余名醫護人員支援湖北,讓我感動,更讓我深深體會到中國力量。在同濟醫院,前期呼吸機不足,不過幾天就調來大批呼吸機投入使用。其他醫療物資也隨著全國各地的支援日益增多,從最初的緊張,到后來完全滿足救治需要。我的切身感受就是,只有中國具備這樣的優勢,快速地大量調集醫療資源,不惜代價救治患者。

  這次參與到綏芬河輸入疫情的救治,再次讓我感受到了中國的力量。國家派的專家來了,哈爾濱、齊齊哈爾、佳木斯、鶴崗四個地市5支醫療隊來了,加上牡丹江本地醫護人員,1100名醫護人員快速就位。沒有國家的統一調配,沒有國家的凝聚力,當時就不可能有那么多醫護人員到湖北,現在也不會有這么多醫護人員支援牡丹江。

  康焰:沒有國家的調配,不可能形成那么強的救治力量

  專家簡介:指導武漢救治工作的“重癥八仙”之一、四川大學華西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從武漢回到四川只休息3天,重披戰袍支援牡丹江。

  康焰:在武漢期間,網友給我們8位支援武漢的重癥醫學科主任起了“重癥八仙”的稱號,實際上支援武漢的重癥醫學科主任還有很多,在各省都是一把好手。能夠有這么多重癥醫學科主任支援武漢,沒有國家的調配能力,不可能形成那么強的救治力量。這次我們又響應號令,支援牡丹江,也是因為國家的號召力。

  在兩次支援救治的過程中,我更深地體會到,對重癥救治來說,在符合重癥標準后,要確保患者得到及時的標準ICU治療,事先要做好醫療設備準備、集中收治,并有專業團隊整建制參與,這既是武漢的經驗,也是現在黑龍江證明有效的辦法。各項準備僅僅靠醫療衛生系統是不夠的,需要國家和省市集中統籌安排才能完成,這是在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中,完成好重癥救治的保障。

  楊毅:最大限度降低病死率,這是國家對生命的最高尊重

  專家簡介:江蘇省新冠肺炎醫療救治重癥醫學組組長、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和江蘇省醫護人員一道,交上了本土新冠肺炎患者零病亡的答卷。

  楊毅:疫情發生以來,我一直在江蘇指導參與重癥患者救治,江蘇在新冠肺炎救治中實現了零病亡。我希望把這個“零”帶到牡丹江來。5月9日,牡丹江紅旗醫院重癥危重癥患者清零,可以說零死亡目標基本實現了。

  重癥醫學科的宗旨就是要最大限度爭取把患者搶救過來,只要有一線希望,就付出萬分努力。最大限度降低病死率、力爭零病亡,不僅是我們醫生的目標,也是國家的目標。在牡丹江這次抗擊境外輸入疫情中,我們對39名重癥危重癥患者實施一患一案的個性化治療方案,體現了對生命的尊重。中國能夠在救治中降低病亡率,體現了全國醫務人員身上的科學精神,尊重生命的人文精神。

  楊汀:救治任務能夠圓滿完成,大背景是有一個好的制度

  專家簡介:國家衛生健康委疾病預防控制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中日友好醫院呼吸中心臨床診察部主任、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三部副主任。

  楊汀:第一次來到牡丹江,這里的醫院整體上醫療設施和醫療水平肯定不如大城市,即使如此,重癥監護室設備還是配置得相當到位。使用了ECOM這種很多地市的醫院都不具備的醫療設備,ECOM的應用是代表一個醫院甚至一個地區危重癥急救水平的一門技術。這次在牡丹江用這樣的設備對患者進行生命支持,又一次體現了我們國家救治能力軟硬件的整體提升。

  我還了解到,國家疾控中心在綏芬河和牡丹江先后建了兩個移動實驗室,提升核酸檢測能力,這對疫情防控工作有重要作用。以前談到我們的制度優勢,不少都是來自書本上的認知。這次在病房里,我有了更為深刻的體會,醫療物資快速調集,醫護人員不畏風險勇于奉獻,患者治愈出院救治任務能夠圓滿完成,這些激動人心的畫面,大背景就是因為我們有一個好的制度,這個好的制度創造了中國的力量。

  馬曉春:兩天完成轉運,4天改造一個醫院,見證國家部署的執行力

  專家簡介:遼寧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重癥專家組組長、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

  馬曉春:4月14日,按照國家的派遣,我從沈陽趕往牡丹江。在我出發前,我們醫院的移動X線車、移動CT就趕過來支援。剛到紅旗醫院,正趕上紅旗醫院整個醫院騰空,用于救治境外輸入新冠肺炎患者。只用了4小時,醫院就完成了把普通患者妥善轉移。短短4天時間,完成醫院改造。ICU怎么建立,通道怎么設計,工作量繁重復雜,全院人員連軸轉,我們專家組也參與其中。

  醫院改造完成后,242名傳染病患者轉運只用了2天半時間,交通、疾控、衛健等十幾個部門聯動,統籌協作,所有患者安全轉運,沒有一例出現意外,這種大規模地轉運傳染病患者在醫療史上也是不多見的。抗擊疫情很多事不只是醫療部門、疾控部門的事,更是政府的事、全社會的事。沒有強大的社會動員能力,這樣的執行效率和救治效率是不可能實現的。

  李六億:實現零感染目標是國家意志

  專家簡介:中國醫院協會醫院感染管理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控處處長。

  李六億:我1月21日就到了武漢,救治傳染病患者感控先行。到了以后,在湖北省總共進入40多家定點醫院,一步一步踏查通道設計,一遍一遍細摳感防流程,培訓了醫護人員1.2萬人。實現4.26萬名支援湖北的醫護人員零感染,是國家下達的指標,雖然頗費一番心血和體力,最終實現了這個目標。

  醫護人員冒著風險治病救人,我們更要拿出更嚴更細的措施,保護好這些白衣天使。在綏芬河、牡丹江,國家同樣要求一線救治醫護人員零感染,我一共去了7家醫院進行督導,參與了3家醫院的改造設計。從總體把關,到具體細節,我們多做一點,就減少一分醫護人員感染的可能性。讓我感到欣慰的是,最終我們在綏芬河、牡丹江也實現了零感染的目標。

  于凱江:國家和全省調集優勢資源,是實現100%治愈率的保障

  專家簡介:省新冠肺炎重癥救治專家組組長、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院長。在一線指導全省重癥救治工作后,又作為省委赴綏芬河市疫情防控工作組醫療救治組組長投入到綏芬河口岸境外輸入病例救治工作中。

  于凱江:我從4月7日到綏芬河,在綏芬河、牡丹江已經干了36天。包括我們哈醫大醫療隊在內,省里一共來了5支隊伍支援綏芬河、牡丹江。因為哈醫大一院還有很多工作,所以在支援綏芬河、牡丹江期間,我經常兩地跑,力求兼顧,經常一天打來回,趕不過去的時候就得遠程會診。有了群力院區的經驗,綏芬河、牡丹江的救治工作比較主動順暢。最后按照四集中原則,集中到一家醫院救治,實現了100%治愈率。這些離不開國家級專家的支持,沒有國家的集中調遣,這些重癥、呼吸和感控專業的大牌專家,很難齊聚到一家醫院。這么多專家聚到牡丹江,機會難得,我和紅旗醫院邀請專家們在救治工作之余,多次舉辦線上學術沙龍,為牡丹江市醫生創造難得的學習機會,最大化發揮專家作用。

  應對疫情,從上到下,有一個整體部署和嚴格執行的機制,國家派出了指導組和專家,黑龍江省統一調配各種力量應對境外輸入疫情,使得這場戰役準備比較充分。此前很多救治戰場上,因為人手不足,各個專業臨時上陣進重癥區。在紅旗醫院,進重癥區的全部是重癥醫學科的醫生和護士,這對境外輸入病例實現100%治愈率也相當關鍵。只有國家和省里統一調度優質醫療資源,重癥救治所需的技術力量和設備力量,才能這么及時到位。(作者:邵晶巖 連占海 孫昊)

(責任編輯: 所雙雨
欢乐斗牛-腾讯出品 新河县 | 武冈市 | 磴口县 | 嫩江县 | 旬阳县 | 昌图县 | 东平县 | 金乡县 | 侯马市 | 深州市 | 镇安县 | 诏安县 | 黄陵县 | 武城县 | 贵阳市 | 新蔡县 | 东宁县 | 乌拉特中旗 | 剑河县 | 红原县 | 平谷区 | 恩平市 | 临西县 | 秦皇岛市 | 锡林浩特市 | 高青县 | 简阳市 | 古田县 | 盐城市 | 施秉县 | 张北县 | 承德市 |